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动态

娱乐节目

时间:2019-01-14 00:52:19来源:本站 作者: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娱乐节目是一种娱乐性的节目形式,通常包含了许多性质的演出,例如音乐与搞笑等类型,而且通常只在电视上播出。大部分的娱乐节目会邀请现场观众参加录影,但也有现场实况播出的节目。

  2005年的“超级女声”活动从3月份开始又一次拉开了序幕。在延续2004年超级女声基本规则的前提下,引入和设计一些新的元素,在海选阶段,会在选手“想唱就唱”的基础上加上观众“想说就说”的环节,避免观众产生“审美疲劳”,增加节目互动性、趣味性。这场由湖南卫视2004年夏天推出的节目——口号为“想唱就唱”的选秀活动,在开播仅2个多月的时间里,创下了极高的收视率,在长沙、武汉、成都、南京等分赛区的报名点引发报名狂潮,其中湖南、湖北报名的选手都过万人,引起社会轰动和媒体的高度关注,被《新周刊》杂志的“2004生活方式创意榜”评为“创意TV秀大奖”。同年8月底,一台名为《梦想中国》的电视选秀节目在央视经济频道正式启动,号称要打造顶级的“平民偶像”。而此时,湖南卫视的《金鹰之星》、华娱电视的《我是中国星》等同类节目已经如火如荼。

  可以说,中国的电视娱乐节目经过几个时期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即平民“娱乐时代”的来临。最初的娱乐节目是以《综艺大观》为代表的联欢时期——歌舞兼具,主持人与观众没什么互动;然后是以《快乐大本营》为代表的游戏娱乐时期——主持人和观众部分互动、以明星的参与作为卖点;接着以《幸运52》为代表的益智时期——观众走上舞台,成为节目中的主体,与主持人进行互动,但是这种互动的门槛较高,需要之前的审核和初试;而“超级女声”则代表的是平民造星时代,这类娱乐节目的特点是平民参与和评判过程的完全公开化。节目的全程跟踪式直播是吸引人们眼球的亮点。

  这种形式的娱乐节目打出的是“平民参与、观众做主”的口号,肯定了娱乐本身的平民性以及与大众进行亲密接触的可能性。从传播学的受众理论来讲,娱乐节目变得越来越看重受众的主动性,加强传者和受者之间的互动,对于节目的生存和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也及时响应了十六大提出的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电视观。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从这些娱乐节目中思考中国娱乐节目现存的一些问题。

  从语言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性格,从电视节目看出一个民族的精神状态。不仅如此,电视节目还可以传达一种精神上的导向,引导受众的精神状态,这是因为节目首先是一种大众传播工具,在其范围内可以产生传播功效。娱乐节目作为一种通过一定的中介形式和大众参与,在相互交流中形成一种娱乐氛围的节目形态,不可否认也扮演着传播思想,推销观点的角色。而在现代社会,人们也习惯了用媒介传播的“信息环境”作为判断标准去认知客观环境。[1]因此,电视节目如果没有正确的指导思想在背后作引导,不明白其传播主旨是什么,选取的题材立意不远,最终会“告知”大众一些错误的认识,传播一种不正确的导向,从而带来一些隐形的社会问题,不利于整个社会健康、良性地发展。

  具体到娱乐节目来讲,比如风行的平民造星类娱乐节目所展示就是具有一定特长的一种普通人短时期内很快成功的语境。本来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自己的同龄人,只是参加了这样的节目,展示了自己,就会得到别人的关注,而且还很会被经纪公司包装,成为一个风光的明星。节目的核心是将有强烈对比的普通平民和耀眼的明星联系起来,传达的一个信息就是成功的获得并不困难,作为其主要受众群的青少年在这样的一个信息环境中获得了对“成功”这一概念的认知,并且觉得这样的逻辑在实际的生活中也是如此。如果长期浸淫在这样的媒体环境中,首先就会觉得“成功”容易得到,只要参加这样的节目并且成为优胜者,那么风光豪华的生活触手可及,导致他们难免会幻想通过这类节目不劳而获,而忽略了在现实中成功的都要有踏实的学习和辛勤的付出。当这类节目在浮躁的给出一夜成名的模板时,人们的心态也会越来越浮躁,而导致“泡沫意识”的产生。[2]其他一些赤裸裸的有关金钱的游戏节目也或多或少地存在着这类问题。

  显而易见,这与我们国家广电改革发展的基本思路是格格不入的,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曾明确表示,进入新世纪新阶段,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对文化的需求日益增长并出现明显的变化,选择范围大大扩展,消费能力增强,鉴赏水平提高,广电改革就是要制造出丰富多彩的各类节目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3]

  电视娱乐节目有它的优势:贴近生活,讲究观众参与性,很适合于休闲娱乐。1998年,湖南卫视推开的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以一种蓬勃的朝气冲进了人们的视野,这股清新之风使那些快要偃旗息鼓的综艺娱乐节目重新振作,并开始纷纷效仿。一时间“克隆”者云集,娱乐节目走俏,各地的电视台都有娱乐节目,于是观众满眼都是“娱乐”。 2004年的《超级女生》则带出了一批诸如华娱电视的《我是中国星》、央视经济频道《梦想中国》的电视选秀节目……,娱乐节目本应是电视荧屏中一个充满新生力量的阵地,但在互相“克隆与模仿”中,缺少变化与创新,似乎走上了崎岖之路。

  电视娱乐节目虽然泛滥成灾,但并非是娱乐节目的过剩,相反,娱乐节目的发展空间还很大。成功的娱乐节目形式太少了,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那几档节目,而更多的节目还处于“弱智阶段”,创意不足,在借鉴国内国外节目形式的时候好东西没学来多少,而粗俗的搞笑、巨额博彩、贩卖“真情”、明星“走位”、暴露隐私炒作等等娱乐垃圾却比比皆是,在一片繁荣的泡沫之中露出非常难看的“借来的尾巴”。

  其实早在综艺娱乐节目一窝蜂地“冲刺”时,有不少专家便亮出了警告牌,他们指出娱乐节目过多过滥,缺少文化品味,将会导致一大批模仿者迅速枯萎、中途夭折。而如今两年过去了,有些盲目追风尚未打响的娱乐节目变得更加的悄然无声,而有些一度很火的娱乐节目的收视率也出现了大的滑坡。一些委员指出综艺娱乐节目收视的滑坡,当然有电视节目增多造成收视群体分流这一客观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没有掌握当今观众们的口味,只是一味地打打闹闹,缺少文化品味,没有不断创新与变化,跟不上观众水平提高的步伐。观众的品味不断在变,电视娱乐节目的形式也要变,如何更鲜活、更适合观众的欣赏心态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融娱乐性、知识性于一体的电视节目吸引了不少的观众,像“开心辞典”、“幸运52”等节目收视率不断提高,也反映了观众口味的变化,这或许能给电视制作人员一些启发。

  在娱乐节目中,娱乐是应该的,搞笑也是可以的。但有些娱乐节目不止是搞笑和娱乐了,而完全是在游戏人的情感。博君一笑,胜过无数。这样的无聊文化导致的娱乐元素在当今的社会表现得很明显,湖南台火爆的《超级女声》,人们最爱看的是海选现场的片段,因为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在上面出丑,红衣教主黄薪因此成名;“人们抱着复杂的心态观看节目……,万人空巷共赏少女出洋相的‘超级女声’,宣告了跨媒体时代关于“平等沟通”神话的终结,不知情的表演者们被暴露在与他们的梦想无关的目光之下,成为新世纪‘喜剧暴力’的牺牲品”。[4] 台湾如今当红的节目《康熙来了》,以女主持人小S捉弄来宾为大卖点;于她无聊透顶的先锋姿态恰好击中了当今青少年价值观的痒处。

  而有些节目不仅很难博人一乐,还全都使人直起鸡皮疙瘩。比如有个节目的主持人常问参赛者:“你欣赏什么样的异性?”如是女性参赛者,在对方说完喜欢什么样的男性后,主持人则说:“我听着像我呢!”其油腔滑调给人以庸俗的感觉。[5]南方都市报曾报导华娱电视于3月25日前后推出一档“另类”游戏节目《时间就是钱》,大胆挑战金钱尺度。特邀嘉宾们对这个颇具争议的内地游戏节目表达了不同的看法:“这个节目比较直接吧,跟钱联系在一起。”而另一位嘉宾对该节目“赤裸裸派钱”的手法则说节目设计得还是比较新颖的,通过娱乐的形式提醒年轻人珍惜时间才能挣到大钱的观念。但制作节目的观念仍跟不上港台,设计得太像做戏,反而使人觉得尴尬。”

  娱乐节目的这些两会会员冯骥才委员的语气有些沉重:“我们的文化正走向粗鄙化,即粗糙、粗俗,这决不是危言耸听,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有的电视节目真的是不伦不类,缺少文化气息。” 全国政协委员姜昆为此发表感慨:“明星在台上打打闹闹,或者问答一些无聊的问题,希望靠出丑来博人一笑。面对这样的电视娱乐节目,你还乐得起来吗?”他呼吁:有关部门应当规范电视娱乐节目,促使其提高文化品味、文化含量,对公众的欣赏趣味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

  首先,我们要正确认识娱乐节目。人们往往狭义地理解“娱乐”二字,总是把它简单地与歌星、影星联系起来。而《现代汉语词典》里对娱乐一词的解释是:使人快乐;快乐有趣的活动。游戏娱乐是人的天性。人们需要一种轻松和娱乐,以形成对工作劳动的调剂和补偿,早有艺术产生于游戏(娱乐活动)一说。而电视的出现,为娱乐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最好的载体;它以人自身作为传播符号,实现了对感官的全方位调动;它在交流互动中还原了人最初始的人性化娱乐状态,并以这种人际亲密的放松状态舒展了人的天性,与人的生命状态相和谐。[6]可见,电视原本就是一项以人为本的愉悦身心的方式。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娱乐节目:就是用令人愉悦的方式使人受到启迪的节目,能让人在娱乐中学到东西,才能成为一台真正为大众所喜爱的优秀娱乐节目。就算是比较严肃的节目,它能让你懂得人生哲理,为你点亮心中明灯,使你豁然开朗,难道你能不高兴吗?中国的电视人,是不是也应该用一种新的眼光重新定义一下娱乐节目,使我们的娱乐节目更有可品味性,更有嚼头,更能体现以人为本的娱乐精神?

  在这方面,我认为央视的《艺术人生》节目做得比较好。这台节目十分艺术化,虽然请来的都是些影视界的名人大腕,但节目旨在挖掘这些影视歌名人成功背后的感人故事。使喜爱他们表演的观众在赏心悦目的同时,也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做人做事的方式和态度,使自己受到启迪。[7]

  目前我国资讯类娱乐节目,如《中国娱乐报道》、《娱乐无极限》《娱乐乐翻天》等节目采用娱乐化新闻、全球化视角,创新的风格及市场化运作这几大元素来经营,已渐现成熟;真实类娱乐节目也在积极学习国外的先进模式,成功推出类似美国《生存者游戏》和《学徒》这样的节目;但我们看到国内的一种益智类娱乐节目的场面往往是一个表情严肃的主持人加上一排神色紧张的选手对决,有时候看得叫人喘不过气来。这样的节目,显得有些知识性有余,而娱乐性不足,加之节目模式单一,没有太多创造的成分,定位于娱乐节目而又不能让大多数观众得到身心的释放和相应的轻松、愉悦、满足感,已渐渐导致受众市场的流失。可见,娱乐节目既要体现以人为本的娱乐精神又要尽量避免庸俗化,只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做出好看的节目。

  其次,要巧借主持人代言娱乐节目。笔者对新浪网上的一个名为《你最爱看哪个台的娱乐节目,为什么?》的调查性问题的网民跟贴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有26人回答问题“为什么”一项。其中提及因喜欢主持人风格而观看此娱乐节目的人数占14个,约占总人数的54%;而另9个人则大多回答因为节目的主题与兴趣相投。

  可以看出,一位娱乐节目的主持人与节目本身的生死是戚戚相关的。人们往往因为愿意看特定的主持人而看一个特定的节目,有一个优秀的主持人而牢牢记住这台节目。因此,在知名的传媒集团的运营策略中,形象经营和明星效应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凤凰卫视》基本上是明星栏目制,每个栏目都培养了自己的明星主持人,《中央电视台》打出了李咏牌,《湖南卫视》最近几年也以培养了李湘何炅汪涵谢娜这样一批自己的明星主持人,而我国的其他电视娱乐节目在这方面还有很大欠缺。

  我们应该认识到注重形象经营,有计划有步骤地长期实施形象战略,可以使电视娱乐节目得到广泛的受众支持,并有助于吸引大量的广告业主,从而获得源源不断的大量的资金来源。 “明星,作为品牌的代言人,是商业领域的推销手法,通过对偶像的认知,达到对节目品牌的认知,这体现了流行文化的构成要素:知名度,非理性,接触频率,崇拜心理,趋从心态,时尚需求等等”。[8]因而我们的电视娱乐节目应该试着为明星主持人提供弘扬个性的舞台,对于那些有潜质而又不太出名的主持人,我们也要采取明星包装路线进行培养,为他们建立形象,塑造形象和提升形象。

  既然主持人这么重要,那么节目该如何选择和培养合适自己的主持人呢?笔者认为作为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应该思想素质好、敬业精神强,术业有专攻。 但是许多主持人离这样的标准尚有一段距离。这和我们主持人培养机制、观念、敬业精神等都有关系。“在西方许多国家,没有专门培养主持人的大学和专业,新闻主持人一般都是由经验丰富的资深记者担当,娱乐节目主持人则从演艺明星里面筛选,分工明确、各自专攻自己擅长的领域。”[9]而并非像中国许多主持人一样几乎什么节目都能主持,无论是新闻类、娱乐类、生活类、经济类,只要能出境的节目都可以说上两句,这样一方面导致主持人无暇顾及自己的主攻方向、不容易在观众心目中形成某一领域权威或定势;另一方面也是对观众的极为不尊重。所幸这个问题已引起了中国电视界的重视。央视有一条“不允许主持人从事娱乐演艺事业”的规定是十分有道理的。

  最后,运作理念上注重泛娱乐化。泛娱乐化是全世界流行的娱乐潮流。无论在哪种娱乐业态,都不可能以某个人的娱乐作为中心点来使娱乐最大化。泛娱乐化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小的空间内无限制参于娱乐的主体都是中心点,都是娱乐的辐射点。从传统的综艺节目可以看出,我们的综艺节目娱乐气息不浓是由于长期以来我们坚持综艺节目主持人中心化这个落后的理念。主持人中心化和主持人串联节目的功能,这两种节目理念在我们这个娱乐时代是非常落伍的。泛娱乐化就是要打破主持人中心化和串联节目的功能属性,改变主持人是中心的观念,在最短的时间内由主持人、嘉宾和现场观众“打闹在一起”,从时间和空间上制造并延长娱乐的全新感觉。[10]

  这一点在日本电视益智娱乐节目《超级变变变》得以体现,在《超》中,参赛节目注重原创性,创意最为重要,参赛者激情参与游戏;而主持嘉宾则多以娱乐造型出场,主持人、评委、与参赛者一齐紧张,一齐欢笑。[11]这样的节目在娱乐中巧妙地让主持人、表演者和现场观众在节目中将竞技、游戏两者很融洽地合为一体。叫场外的观众如何不被吸引、打动呢?

  优秀的娱乐节目,全部都是在尝试主持人、嘉宾和现场观众的泛娱乐化:我们可以看到不是主持人一个人呆呆地说,在身旁还有不少嘉宾和现场观众都在说,并且主持人绝对不是娱乐的总发动机,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是娱乐的发动机。《东方夜谭》可不是刘仪伟一个人在说,在让你笑,最关键的最妙的是小蔡也在说,并说的我们哈哈大笑。央视的娱乐节目《星光大道》、《非常6+1》都没有尝试泛娱乐化的节目理念。观众期待的是参赛选手、嘉宾、现场观众同时出现在舞台上,通过整体“脱口秀”,通过每一个人的娱乐发动机,为我们制造更多娱乐气息。[12]但愿我们的电视娱乐节目能真正让观众高兴一下,娱乐大众而非愚弄大众。

  从今晚起,电视荧屏将开始为期5天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集中宣传展播周,娱乐类节目和电视剧暂停播出。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而广播产业发展落实科学的发展观,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始终坚持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繁荣节目,多出精品,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广大人民群众。因此,对待大众娱乐类节目,国家广电总局坚持要积极创新,着力克服这类节目不同程度存在的同质、品位不高、格调低俗等现象,净化荧屏声屏,传播先进文化。

  社会经济的发展给电视娱乐节目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氛围,娱乐节目平民化是社会发展的需要、电视节目发展的必然、以人为本理念的体现,它给了普通人展现自我的机会,鼓励大家发展自己的个性,促进了节目与受众的互动。但是,正与麦克鲁汉提出的“媒介即信息”类似,媒介产品是一种信息,是社会文化观念的折射,娱乐节目也应该强化其民族精神,重视其社会效益。我们中国电视人要立足本国国情,展望世界,充分吸收他国电视娱乐节目的长处,创造出一批具有中国特色、民族特色的精品娱乐节目,为人民大众提供更多的精神美餐。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分隔线----------------------------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栏目最新
热点内容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